墨玉信息网

首页 > 正文

一个造桥世家的守望:希望有更多机会建木拱廊桥

www.eunhae0718.com2019-09-30

两天前我想分享的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网络

图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万安桥。屏南县委宣传部图片

宁信中信网9月18日电:建造桥梁的家庭腕表:期待有更多机会建造木制拱廊桥

Zhongxin.com记者陆巧琴叶茂

福建宁德世界地质公园在白水洋井地区,一条长66米的木制拱廊桥横跨两岸。这座桥的名字叫“双龙桥”。桥面从水面高到三层。这是宁德市屏南县的第二座长桥。

“双龙桥”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“木拱桥传统建筑技术”的代表传承人黄春才重建的。在桥上的“梁大师”上,写下了他的名字。

图为黄春才的“双龙桥”模型。彭丽芳照片

“我想不到,我仍然有机会建一座桥。”现年83岁的黄春才最近接受了Chinanews.com记者的采访。

木拱桥,不要用铁侮辱,只能依靠椽,桁架,牢固的连接,稳定的结构,才能“过河过桥,过桥过桥,保护过桥,过桥走廊”古代独特的桥梁风格被誉为世界桥梁历史上的“生命化石”。屏南县有十多座古代木拱桥,屏南县是中国木拱桥文化的故乡。万安桥,千城桥和白象桥被列为中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图为黄春才主持的“双龙桥”,名字也写在“梁师傅”上。叶茂照片

黄春才出生于屏南县长桥镇长桥村的一座桥楼家庭。他祖父的金本本是清末着名的工匠。他的父亲黄香岩为人生搭建了一座桥梁。这座桥梁的建造过程已代代相传,并已传承至黄春才三代。 15岁那年,他跟随父亲到山上跋涉,前往建业市,顺昌县,古田县等地在福建建房。

1956年,年仅20岁的黄春才在“主绳索”(指大梁的主人)上修建了上虞大桥,成为当地桥梁工匠的后起之秀。但是,此后建立桥梁的机会越来越少,他的最后一座桥梁建于1969年。

“没有桥梁可以建成”,成为当时黄春才的心。 “我父亲必须传递自己的技能,并认为建造一座桥梁被打断了。我感到非常不舒服和抱歉。”

2003年1月,国家文物局来到长桥村万安桥,调查宁德市牟公桥的有关问题。当地政府官员发现了67岁的黄春才。

图为黄春才和他的儿子和孙子共同展示了木制拱廊桥的建设。叶茂照片

“差点丢了,幸运的是有一盒图纸。”黄春才说,过去,艺术的传承只能靠口来记忆,桥梁只能靠模型,学徒学习缓慢。他学习图纸设计,只有与桥梁施工相关的材料随图纸一起保存。

2005年起,黄春财带着二儿子黄闽屏,还把长年在外打工的小儿子黄闽辉叫回来,父子三人在屏南县先后修建了10余座廊桥。

“刚开始不想回来,觉得没什么前景,很多木工都转了行,父亲也是隔了三十几年再出山。”最终拗不过父亲的劝说,黄闽辉回来试试。

如今,黄闽屏、黄闽辉都能独立造桥,已分别获评为福建省级、屏南县级“非遗”传承人。“庆幸自己学到了这门手艺,也想将技艺传承下去。”黄闽辉手上满是造桥留下的老茧和伤痕。

为进一步传承造桥技艺,黄春财组建了一支约20人的廊桥营造队伍,赴北京录制《中国手艺》纪录片、参加央视节目,去台湾参加“非遗”展。这个造桥世家还成立了黄氏家族木拱桥技艺传习所,培养了10余名手艺人。

今年30岁的黄颖,是黄春财的孙子,成为了廊桥营造的新生力量。他说,好的东西还是要传承下去,希望将技艺学习完整后,报考建造师资格证。

目前,国家提供资金扶持国家级“非遗”项目代表性传承人。闽浙两省也联手推动木拱廊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,签署了《中国闽浙木拱廊桥保护与申遗联盟协定》。

看到木拱廊桥营造技艺得以传承,黄春财希望有生之年能有更多机会建木拱廊桥。(完)

收藏举报投诉

图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万安桥。屏南县委宣传部 供图

中新网宁德9月18日电 题:一个造桥世家的守望:盼更多机会建木拱廊桥

中新网记者 吕巧琴 叶茂

在福建宁德世界地质公园 白水洋景区内,一座长达66米的木拱廊桥横跨两岸,飞檐翘角,古香古色。桥名“双龙桥”,桥面距水面有三层楼高,这是宁德市屏南县境内第二长桥。

“双龙桥”由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“木拱廊桥传统营造技艺”代表性传承人黄春财主持重建。廊桥内的“师傅梁”上,刻写着他的名字。

图为黄春财展示“双龙桥”模型。彭莉芳 摄

“真想不到,我还有机会造桥。”今年83岁的黄春财近日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感慨道。

木拱廊桥,不要寸钉片铁,只凭椽靠椽、桁嵌桁,衔接严密,结构稳固,以“河上架桥,桥上建廊,以廊护桥,桥廊一体”的古老独特桥梁样式,被誉为世界桥梁史上的“活化石”。“中国木拱廊桥文化之乡”屏南县境内现存古代木拱廊桥10余座,有万安桥、千乘桥、百祥桥等被列为中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图为黄春财主持重建的“双龙桥”,“师傅梁”上还刻写着他的名字。叶茂 摄

黄春财就出生于屏南县长桥镇长桥村的一个造桥世家,祖父黄金书是清末着名的廊桥工匠,父亲黄象颜一生造桥31座。造桥工艺一代传一代,到了黄春财这里,已传了三代人。他15岁就跟随父亲跋山涉水,到建瓯市、顺昌县、古田县等福建各地造桥建屋。

1956年,时年20岁的黄春财就“主绳”(指挑大梁的师傅)建造了上圪桥,成为当地廊桥工匠的后起之秀。然而,此后廊桥建造的机会越来越少,他最后一次造桥是在1969年。

“无桥可造”,成为黄春财当时的心结。“父亲嘱咐一定要把技艺传承,想到造桥就此中断,心里非常难受和遗憾。”

2003年1月,国家文物局来到长桥村的万安桥调研宁德市木拱桥相关课题,当地政府官员找到了当时已是67岁的黄春财老人。

图为黄春财与儿子、孙子共同演示木拱廊桥搭建。叶茂 摄

“差点失传啦,幸好有一箱图纸。”黄春财说,以往技艺传承只能靠口说心记,造桥也只能靠模型,徒弟学得慢;他学会图纸设计,才将廊桥建造相关资料用图纸保存下来。

2005年起,黄春财带着二儿子黄闽屏,还把长年在外打工的小儿子黄闽辉叫回来,父子三人在屏南县先后修建了10余座廊桥。

“刚开始不想回来,觉得没什么前景,很多木工都转了行,父亲也是隔了三十几年再出山。”最终拗不过父亲的劝说,黄闽辉回来试试。

如今,黄闽屏、黄闽辉都能独立造桥,已分别获评为福建省级、屏南县级“非遗”传承人。“庆幸自己学到了这门手艺,也想将技艺传承下去。”黄闽辉手上满是造桥留下的老茧和伤痕。

为进一步传承造桥技艺,黄春财组建了一支约20人的廊桥营造队伍,赴北京录制《中国手艺》纪录片、参加央视节目,去台湾参加“非遗”展。这个造桥世家还成立了黄氏家族木拱桥技艺传习所,培养了10余名手艺人。

今年30岁的黄颖,是黄春财的孙子,成为了廊桥营造的新生力量。他说,好的东西还是要传承下去,希望将技艺学习完整后,报考建造师资格证。

目前,国家提供资金扶持国家级“非遗”项目代表性传承人。闽浙两省也联手推动木拱廊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,签署了《中国闽浙木拱廊桥保护与申遗联盟协定》。

看到木拱廊桥营造技艺得以传承,黄春财希望有生之年能有更多机会建木拱廊桥。(完)
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